所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京东就是典型。

京东称,“承兴案”引发媒体和公众广泛关注。京东作为毫不知情的受害者,被卷入历时四年的恶意诉讼中,公司的声誉和权益遭受重大损失。

京东指出,“承兴案”相关刑事案件已一审宣判,承兴实际控制人罗静等嫌疑人均被判获刑。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仍罔顾投资人信任,拒不审视其内部管理问题,恶意对第三方京东发起匪夷所思的高额诉讼,企图混淆视听,继续误导投资人和广大公众,推卸和转嫁责任,为自己寻找“替罪羊”。

京东还表示,希望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正视自身问题,拿出诚意和整改措施,尤其是提升作为财富管理公司最基本的诚信和素养,真正维护广大投资人的权益。

据悉,曾经轰动一时的“承兴系”案近期又开始发酵。

2023年11月24日,诺亚财富控股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歌斐资产”)对承兴和京东提起的诉讼在上海市金融法院开庭审理。

歌斐资产要求京东及承兴控股、中诚实业、苏州晟隽等公司偿还其在“承兴系”刑事案件中被认定的全部损失35亿余元。

涉及私刻印章,伪造购销合同,虚构应收账款

早前,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等其他合同纠纷也有裁定书。

2019年3月21日,原告诺亚融资租赁公司与被告广东承兴分别签署了三份《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合同》(合同编号:SSO20190319009-001、SSO20190319009-002、SSO20190319009-003),约定由广东承兴将其对A公司在一系列《采购合同》项下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诺亚融资租赁公司,同时约定若广东承兴未能促成A公司按时足额支付任意一期标的应收账款清偿资金,广东承兴对系争应收账款债权有回购义务。

同日,诺亚融资租赁公司与罗静签署《保证合同》,后又与广东中诚签署了《保证合同》,《保证合同》约定广东中诚、罗静作为保证人对诺亚融资租赁公司根据上述三份《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合同》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以及由于受让该等应收账款债权而对广东承兴享有的其他全部债权承担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责任。

由于未获清偿,诺亚融资租赁公司又与广东承兴、广东中诚、罗静及出质人苏州B有限公司(简称“苏州B公司”)签订了《股票质押合同》,明确广东承兴自签署该协议之日起应当全面回购应收账款债权,同时约定苏州B公司将其持有的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5,300,094股的股票质押给诺亚融资租赁公司,以确保诺亚融资租赁公司在《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合同》项下债权的实现,但双方未办理股权质押登记。

诺亚融资租赁公司认为各被告均未履行相关合同义务,构成违约,遂提起诉讼。

上海金融法院经审理查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合同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对广东承兴、广东中诚等“承兴”系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资金部总监罗岚提起公诉,以涉嫌合同罪对“承兴”系公司运营一部经理梁某等8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指控:广东中诚、广东承兴等“承兴”系公司在实际控制人罗静等人的安排下,利用与A公司的供应链贸易背景,通过私刻印章,提供伪造的购销合同等融资所需材料,虚构应收账款,与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上海D有限公司等被害单位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等合同(包括本案所涉三份《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合同》)。

罗静等人还采取假冒他人公司员工身份、截留并伪造应收账款债权确认文书等方式让被害单位对虚构的应收账款信以为真,以此骗取被害单位融资款,并在明知供应链贸易融资不断亏损,“承兴”系公司已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持续骗取被害单位融资,所得款项用于偿还过去融资项目及银行借款本息、支付各类费用等,截至案发,造成被害单位经济损失共计80余亿元。

京东躺枪 歌斐要拉京东垫背

“罗静案”是一起数年前震惊金融圈的供应链骗局。

惹出此次重大风波的罗静1971年出生,为中国香港籍,还曾在2018年的“商界木兰——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评选”中获得“商界木兰”称号。

出事之前,罗静与诺亚财富CEO汪静波是闺蜜关系。而正是罗静坑惨了汪静波,也是汪静波举报,让罗静进了监狱。

早在2019年7月,承兴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同期,诺亚财富发布的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

整个事件匪夷所思的地方在于,根据判决书描述,在承兴系造假过程中,京东等公司并无工作人员参与或知情,发生在京东公司相关的行为,也都是承兴系人员以伪造工牌、冒用身份、利用快递员等方式,在歌斐基金团队高级副总监方建华的配合下完成。

判决书显示,在罗静的指示和安排下,承兴系多名员工在京东公司、苏宁公司办公场所以伪造的工牌冒充两家公司员工对接被害单位访谈、交接资料及面签合同;向相关金融机构展示虚假的京东公司网页、提供虚假的贸易数据及购销合同等资料;拦截这些金融机构寄给京东公司、苏宁公司的债权转让材料快递,在材料上加盖虚假的印章后回寄给被害单位;开设账户仿冒京东公司账户回款等,致使湘财证券、摩山保理、上海歌斐、云南信托、安徽众信应收账款及债权转让信以为真并按照合同给付钱款,截至案发损失共计88亿余元。

有投资人指出,作为一家专业的财富机构,诺亚财富曾在培训中要求为避免萝卜章造假现象,应收账款转让确认函必须面签,而涉及到京东如此巨大的业务,诺亚财富居然没有和京东的核心高管打交代,询问具体细节,而从基金发行到暴雷的两年时间,对没有察觉,也是难以置信。

京东当然不愿意背锅。早在2019年,京东就第一时间发声明,称承兴国际关联方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对于这种行为,京东非常震惊,且已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京东称,歌斐在被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在提高自身专业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

京东表示,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对京东声誉产生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罔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权利。

2019年,汪静波曾发内部信说,转型之路开始,转型之痛,还在持续,但频频回头的人走不了远路,谁也不可能从后视镜里看清未来的道路,对待过去最好的方式,就是砍掉那些多余枝,把它做成一根拐杖,支撑自己走向未来。不为过去的悲伤浪费眼泪,也不躺在曾经的掌声里沉睡。

如今,一晃过去4年多,“承兴系”案风波依然未平,但这笔错误,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显然不愿去买单,而京东也不会去当“冤大头”。

以下是京东集团声明全文:

关于诺亚财富恶意起诉京东、误导投资人和公众的声明

近日 ,“承兴案”引发媒体和公众广泛关注。京东作为毫不知情的受害者,被卷入历时四年的恶意诉讼中,公司的声誉和权益遭受重大损失。

在承兴系合同过程中,承兴系公司用假冒的京东公章、假冒的京东员工、假冒的京东系统和虚假的交易数据,轻易骗过号称“全球综合金融平台”的诺亚财富及旗下歌斐资产,获得歌斐巨额融资,直致爆雷。面对持续两年多的行为,歌斐资产尽调工作出现明显缺陷、投融资管理出现巨大漏洞,高管方建华接受承兴巨额贿赂(一审已被判刑),导致投资人受到重大损失,对投资人没有尽到相应责任和义务。

根据公开信息,诺亚财富近年来先后发生十余起类似事件,上百亿基金兑付面临问题,并多次对投资人隐瞒信息,屡次被监管部门警示和处罚,说明其长期存在严重的风控缺陷。

目前“承兴案”相关刑事案件已一审宣判,承兴实际控制人罗静等嫌疑人均被判获刑。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仍罔顾投资人信任,拒不审视其内部管理问题,恶意对第三方京东发起匪夷所思的高额诉讼,企图混淆视听,继续误导投资人和广大公众,推卸和转嫁责任,为自己寻找“替罪羊”,我们相信法院会公正判决该案件。

希望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正视自身问题,拿出诚意和整改措施,尤其是提升作为财富管理公司最基本的诚信和素养,真正维护广大投资人的权益。

京东集团

2023年12月4日

作者 admin